安以阵

生活,生活,生活!曾经我看向未来,仿佛万花筒般色彩斑斓,而如今只剩下被暴力碾碎的万花筒的一小撮彩色碎屑罢了;一切明明暗暗的光影都消失了,走向平庸不堪的道路却越发清晰起来。痛苦的日子里我只能疯狂地不可救药地祈祷,希望他们手下留情,希望他们网开一面,希望他们能怜悯同情这个卑微的我,然而和那些虔诚的朝圣者不同,刺眼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,照出我那龌龊的内心和丑陋的嘴脸,宛如审判之光。
如今我又像是一个在水中痛苦挣扎的人,好不容易露出水面喘口气,又被无形的魔爪拖入水底,海草卷了我的脚踝,苦涩的海水刺痛我的双眼,又一阵的海浪张大了嘴巴将我一口吞下。痛苦!挣扎!窒息!挣扎!他们不会救我,他们只会在海边欢笑唱歌跳舞,幸福的歌声飘得很远……
没人知道,今夜的海水是由我的泪水组成的。
今夜,我在一片黑暗中消失……